当前位置:首页 -> 修学心得

禅宗顿渐



/澄海


\

说到禅宗,就不能不谈顿渐。

神会在滑台定是非,有一句颇激烈的话说神秀“师承是旁,法门是渐”,才有北渐南顿的区别。

可是《坛经》一者说:“法无顿渐,人有利顿”;再者说:“迷人渐修,悟人顿契”。

佛法是原本的普遍的法则,非常单纯的,离不开生命的当下。如果离开生命谈佛法,佛法只是学说;离开当下的存在谈佛法,那是境界;不符合原本如此的、普遍如此的法则,佛法就可以人人说得,随己意而变动。所以是“法无顿渐”,由于人的悟性而分出了利顿,也造成疾悟缓悟,一悟都是那回事。故《坛经》又说:“自识本心,自见本性,即无差别,所以立顿渐之假名”。

但是就实质体验的当时就只有“顿悟”,没有渐悟。渐悟是这里悟一点,那里悟一点,都不是全面性的。既然是片面性的悟就非真正的悟。所以只有一悟全部了然无疑的悟,灵光一闪的顿悟。《楞严经》所谓“理则顿悟,乘悟并销”,悟了还是有疑问,不恰“原本的就是普遍的”原则,就非真悟。悟了一大堆道理,是学问知识的体系,亦非真悟;悟了,对生命深处的心灵没有帮助的亦非真悟。

《心经》:“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”,生命原本如此,所有的生命普遍如此,永恒如此,故说不生不灭;生命远离颠倒梦想,永恒如此,故不垢不净;原本如此,最后如此,离开相对的时空拘束,最后还归如此,故说不增不减。岂有一物可得呢?故说诸法空相,从空里来还归空里去,何等畅快淋漓!

法门才有顿门与渐门,这是入手的方法。

理入是渐门,因为依据经典逐步推演深入,有契于心,故说“悟由心生”,这是循序渐进的方法,适应人类线性思考的惯性。思考要走到无理可推,理尽心穷,无理可据,抛开线性直入全图像,这才是顿悟,故说“乘悟并销”。全图像已由当今物理学所证实。

除了经典,可有事相的修习,运用静心与教观,双轨并作的止观运用也是理入的一种,都是有阶梯、次第的,由渐修而悟入,仍然必须顿悟始休。

禅宗别开一路,直接切入,主题重现,所以称为“直指人心”,摆脱理入,当然必须“不立文字”,教门殊胜。只要翻开公案,每一则都是当面呈现主题,顿入绝对的不思议世界。当事人受法只在顷刻,每有“闪电光,击火石”的心灵震荡,伫思回首,禅师即调侃:“剑去远矣,尔方刻舟。”

这种方法在培养灵感、激励创造上,颇有正面推进作用,运用于治疗当代忧郁症、失智症等身心病症也颇有效果,是另类的启迪教育方式。

\

 

谈到教门,必须谈到《续高僧传·菩提达摩传》谓:

 

入道多途,要二种,谓理、行也。藉教悟宗,深信含生同一真性,客尘障故,令舍伪归真,凝住壁观,无自无他,凡圣等一,坚住不疑,不堕他教,与道冥符,寂然无为,名理入也。行入四行,万行同掇。

 

本文摘要自《达摩大师二入四行论》,四行即报冤行、随缘行、无所求行及称法行。四行是头陀行,也是僧团的修行要项,符合观心法门,是否可从理入分开,颇滋疑问。四行顶多是悟后修行的方向,不能列入教门与理入教分庭。钱穆对《少室逸书》多所引据,断定当非达摩意旨,显为居士为文伪造。就考据学而言,钱先生立论甚有道理,因为《少室逸书》很多部分不如《坛经》之正说,直捣黄龙。难怪钱先生会认为:“理入即顿悟,行入即渐修。”(《佛教之中国化》)。又说:

 

自谢灵运当竺道生时,指导出所谓“教”、“理”之辨,直到惠能创此南宗顿教之禅宗,始达到“理胜教”之地位。“理胜教”即“理入”,“教胜理”即“行入”也。

 

他又说:

 

宗教于悟解后更须修行。人皆说禅宗顿法重悟,其实从自心中顿见真如本性,当下便悟,此是顿;但须依此修,即又是渐。惠能说:“一行三昧,当于一切处行住坐卧,常行一直心。”则亦顿亦渐,故曰“法无顿渐”。惟惠能主张由顿归渐,更要于由渐入顿而已。

 

这一说,又把教门搞混了。没错,悟后必须起修,让行解相应,相当于法的人格化,一行三昧、常行一直心等,都是法的人格化后自然呈现的心灵状态。至少,钱先生看出了一悟即成佛的谬误,没有一悟永悟,不知如何修行的,也唯有修行才能证真。一行三昧是行门,才能真入不二,才是四威仪皆能永处禅定。

因此,我们可以了解他在做禅学与理事有基本的不足,才会下定论:

 

“理胜教”即“理入”,“教胜理”即“行入”也。此种争论到儒有“性即理”与“心即理”之争,大抵主性即理,则谓有此理未必即有此行。主心即理,则行是理,即心是性。故主性即理者必主“行入”,主心即理者即主“理入”也。故云竺道生是佛门中孟子,惠能是佛门中象山、阳明。(《佛教之中国化》)

 

钱先生把心性与理行加以重组,终于产生了钱氏的偏见,反而不能真正针对心与性,在佛学与理学的真正地位,模糊了真义,真的不太恰当。儒家是淑世的,思想偏重人文面的实践,讲心说性,每家有每家的看法,稀松得很。

朱子讲“心是气”,把心降低到形而下了,陆王讲“心是理”,由孟子的“尽心成性”而来,是形而上的。若说孔孟思想,应该由陆王传承才是,朱子是旁矣!所以陆王的“心即理”才是道统啊!

至于说什么“主心即理,则行是理……”等等,真不知所云为何。而说“竺道生是佛门中孟子,惠能是佛门中象山、阳明”,更是莫名其妙!象山、阳明承接孟子,非常明白;惠能与竺道生两者完全不相续。竺道生讲顿悟是“得鱼忘筌”,悟由心生,得的还是理;惠能讲顿悟是“直指人心”,一理亦无,二者完全不相同。钱先生如此下结论,显然草率。

原题:钱穆的禅学观(二)

 


版权所有: 安祥书院 anxiang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