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> 修学心得

   


文/
海中天

\

 

大梅见马祖道一禅师问取祖师西来意,达摩祖师传的禅是什么呢?道一答他:是心是佛。大梅言下领旨,而且躲到山里盖个茅屋保任去了,什么人事佛事也不管了。真是利根好汉!

几年后,道一想要考证大梅修行的进程,派了一个小沙弥去问候,并向大梅说:师父从前说是心是佛,现在改口说非心非佛了。师父特地要我来向师兄转达。

大梅听了向沙弥说:你回去禀报师父,我对师父的问候很感激,但是师父一下子说是心是佛,一下子说非心非佛,固然有他的作用,但是会让人在这两句话猜心猜佛,难定宗旨,这不是惑乱众生吗?回告师父,弟子大梅还是保持是心是佛

马祖听到回报,哈哈大笑:大梅果然种梅得梅了,我愿意为他印证。

这个公案引来很多的疑问,讨论的也很多,是非纷起。当初马祖答是心是佛,大梅的反应非常直接,是心是佛即是我,我与心与佛是一,非二非三,所以到深山结茆看心看净。从时时勤拂拭而达本来无一物,采取行动实践,不作解义分心。

后来道一以非心非佛考验,大梅一秉初衷坚守是心是佛。到底非心非佛对呢?还是是心是佛对呢?这两句是相背,怎么会出自同一禅师之口?因此,大家都以为禅师随口而答,漫无标准,不是玩弄文字游戏吗?

大梅对非心非佛的解释就是是心是佛,两无差别。因为心与佛与我是同一个,并非二或三,这是道一的直指,大梅即刻领会。等到修行到某一阶段,呈现出本来无一物的万物一体,这时的心境就是我、心、佛三无差别。既无差别,说是非心非佛非我也是对的。大梅坚持是心是佛,只是申说从此不必在文字上玩游戏,才获得道一的印证。

至于一般人容易陷落在心、佛、我的关系中捉摸,举棋不定,是心是佛又肯决不了,非心非佛又落空无,其中的关键在于有个

很难消融,这是修行的一大毛病,所以禅门有句话:七识头上一把刀,有人讲法,满口离不开我,口沫横飞,顾盼自如,错在哪里呢?我是讲法的人,你是听法的人。

 


版权所有: 安祥书院 anxiang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