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> 修学心得

不是心,不是佛,不是物

文/海中天

\

是心是佛演变为非心非佛,后来又演变为不是心,不是佛,不是物。门外汉看了大起反感:不是玩谜题吗?把心与佛两字嵌在不同的动词里,东说西说,玄之又玄,无理可解,因此大骂:禅师是一群玩文字游戏的骗子,虚幻莫测,在禅堂上喝佛骂祖,拿起棍子打人,甚至斩猫杀蛇,不是一群心理变态的人吗?

他们的看法不能说不对。本来就是一门非常严肃的心灵净化课程,古代士子考上进士,初誉为鲤鱼跃龙门,锦衣还乡,万空巷。如果是开悟的禅师,与祖师佛祖平坐,人天供养,殊胜高于帝王。这个想象激发了大家参禅悟道的风气,风气蔚成潮流,禅师就威风了,甚至出现了出家人不拜王侯的高调,高踞蒲团,装模作样,讲些玄之又玄的公案,开口闭口放下、放下,把钱财放到寺院做功德,胜造浮屠三级。假禅师一大堆,禅语禅机满天飞,他们不是疯子、骗子吗?

所谓不拜王侯,不是不拜,是佛不拜佛的引申;没有王侯治理好江山,怎么能让佛法驻世?有些人更荒唐,出家了就不拜父母,矫情啊!世尊得道,第一个念头就是上升忉利天,以佛法供养母亲,还要跪拜啊!何况未成道前需要多少的外护呢?佛不背恩的。

禅师逗机说法是很有挑战性的,那是随堂考试啊!在禅堂上,师父考验弟子,弟子也考验师父啊!实际尼师上堂问俱胝和尚:什么是祖师西来意?俱胝答得七零八落,实际尼戴笠持杖就走了。参禅人就要有这股骨气,临机不瞬师。光涌本来是仰山的弟子,不契;离附临济,几年后回来拜见仰山。仰山问他:临济像一只驴吗?多么没有礼貌!光涌答:我看您也不是佛。答得辛辣。仰山大惊,这位青年不得了啊!我轻佻地批评临济,他且悍然打我一棒,到底肚子里有什么草料:不像佛,那我是什么啊?光涌俏皮的回答:如果像什么,那还不是一只蠢驴吗?

现在禅堂上,禅师装模作样,弟子毕恭毕敬,连坐都不敢。一出寺院,前呼后拥,像古代王侯将相出游,威风啊!想当年虚云热水烫手,杯子落地而开悟,即悄悄地独自西游,到缅甸买玉佛,还得亲自押回,跋涉山川,何等艰辛!这才是不是心,不是佛,不是物的头陀行禅者。

 

 


版权所有: 安祥书院 anxiang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