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> 修学心得

禅宗的禅定是圆定

/澄海

\

 

一般禅定所讲的是思维修,是定静安虑得禅宗的禅并不是一般所讲的禅定,是心智趋于平稳中产生更具活力的生命,使灵感创新可以迅速产生,而获得新的观念或行动方向。

一般禅法在禅定之外必须加上教理的研究,才能深入经义,以便体会生命的深层活动,即止观双运。从而产生了四禅八定、九次第定、止观双运、寂照双修及天台止观。天台止观对止观的研究更上一层楼,分为四种。第四种是非世间亦非世间禅的菩提禅。这部分智者大师没有讲,因为佛道是言语道断,超出语言文字的义理,超出线性思考的逻辑,必须摆脱语句的限制,摆脱意识惯常的习性,一超直入如来界。什么是如来界?本来如此,最后也如此,过程也如此,无所从来亦无去的这是禅宗必须摆脱一般禅定的方法,另创教外别传,不立文字的原因。

 

一、超常识的作略

如果禅宗没有这套超常识的作略,也不过是一般禅法的延伸,又何必多此一举,另创禅宗?如果了解什么是主观与客观意识的差别,对禅宗才有基本的认识。

这超常识的手法,必须离四句,绝百非,显然不是一般依据经典讲经说法可以承担的,失去了经典的依靠,讲法的人要运用什么手法达到传达佛法的奥秘呢?那就是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,唯有证果的人才能在无法中说法,所以禅师各个生龙活虎般,各个有不同作略的禅风,各插各的旗子,家家门前火把子

为了什么?为了让弟子明心见性。

五祖弘忍说:本心,学法无益

明心见性就见自本心,证自菩提。

菩提又称般若,是宇宙的真,万事万物的共相。

从此,拿起经典来看,原来都是在说明如何见性,见性之后如何起修?修的层次与进程获得心身如何变化,一直到始觉、等觉,经典说得分分明明。如果没有见性,模拟彷彿,看经典也是模拟彷彿,以自己的知识经验来检验经典,等于以自己凡夫的境界来界定佛的无边境界。

公案让我们明白:禅必须参,舍参别无他法。当然不重视打坐,禅堂机锋迭起,打坐干嘛?到了明朝,禅风不振,改兼参话头,才有打坐参话头的施设,本来是不得已的手法,现在打坐已不参话头了,专心打坐,数息随息,走的默照不像默照,止观不像止观,比小乘禅还不如,禅灯就灭了。你将目前流行的打禅七或坐禅的规制,拿来与宗密对禅的分类比较,可以发现都是凡夫禅、小乘禅,连个大乘禅的影子都没有了。有的学些天台止观夹在禅观上,什么是亦出世间亦非出世间禅也不懂了,连虚云和尚一再强调的看话头的观心法门也没了。

做学问要严谨,要有凭有据。谈禅宗,绝对要根据《坛经》,离开《坛经》,却窃自四禅八定或天台止观的规范,说那就是禅宗,不可笑吗?

 \

二、禅宗直指是心灵的超越

《坛经》的很多公案,可以验证。

永嘉大师原学天台止观,后阅《维摩诘经》而发明心地,因此借玄策而拜谒六祖求证,这就是认祖归宗:归到禅宗法脉。天台止观当时声势很大,名誉盖过六祖,但永嘉学了《维摩诘经》却有另一层的感受。天台止观说理分明,进程有序,维摩诘居士却像庄子那样潇洒跳脱,把永嘉带到一个活活泼泼的境界。

这也见于禅宗第一公案,惠明追到六祖而猎取传法衣钵,临时改变主意,向六祖求法。六祖要他依法打坐,一段时间以后,才向他说:不思,不思恶,正与么时,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?惠明观心言下大悟。如果当时不观心,让心死在不思善,不思恶上,有开悟的惠明?

所以六祖反对放空枯坐:住心观静,是病非禅……生来坐不卧,死去卧不坐;一具臭骨头,何为立功课?如何立功德呢?惠能没伎俩,不断百思想,对境心数起,菩提么长。因为:不增不减自金刚,身来身去本三昧啊!

那么为什么六祖也讲禅定、坐禅呢?

《坛经<坐禅品>何名坐禅?此法门中,无障无碍,外于一切善恶境界,心念不起,名为坐;内见自性不动,名为禅

又说:何名禅定?外离相为禅,内不乱为定。

这些不是功夫,是真如本性本来清净,起心为妄;本性自净自定,处境心不乱的真定。必须亲自见得菩提自性,本来清净,修行是还原,修正不是原本的而已。

 

三、禅宗的禅定是自性自定

五祖说:本心,学法无益,禅宗的各种方法,就要依照不立文字,而直指人心,而见性,见得本心本来清净,然后才能将此好好保任。《坛经<坐禅品>讲的是保任的功夫,不是修定修静的禅法。因此,在《坛经定慧品》中说:定慧一体,不是二;定是慧体,慧是定用。即慧之时定在慧,即定之时慧在定。从而演化为一行三昧及一相三昧,这就是自性自定,我们的菩提自性本来就在禅定中,一行三昧及一相三昧用来说明:行亦禅,坐亦禅,语默动静体安然,随时保持心体的安祥。

《坛经》所讲的禅定是菩提自性的心体,本来就在禅定中,本来就是身去身来本三昧的。一般讲的禅定是静定虑得的功夫,也许它是入禅的前方便,但是如果没有良师益友在适当的时机拉上一把,可能终生在虚无的空定上了。

禅宗的禅定是菩提自性的保任,一般禅法的禅定在于体验四禅八定,两者完全不同。一般的禅法从禅定入手,因慧观而相辅相成。禅宗着手在参,祖师接人都在禅堂上灵活的运用直指人心,与禅定无关。但在保任阶段,适当的打坐与观心,成效显著,故悟后起修不废禅坐,但也不鼓励禅坐。

凡主张一超直入如来界,以为一悟成佛,不懂保任与观心,我们可以直觉的明白这个人没有开悟。如果以一般禅法的禅定讲述禅宗,宁可信其非不可信其是。《心经》从第一字开始到最后一个字,讲的就是保任,看看般若波罗蜜多咒,那不是要我们不断精进保任吗?

揭谛,揭谛,

波罗揭谛。

波罗僧揭谛,

菩提萨婆诃!

选自澄海先生《发现真实的自己——即是禅宗讲的本来面目

 


版权所有: 安祥书院 anxiang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