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> 安祥禅研究

安祥禅是社会病态的良方佳药
牟钟鉴

(牟钟鉴,1939年生,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宗教学专业学术带头人。兼职: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学科评审组专家、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、中国孔子基金会副会长、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。)
 

        我于佛学所知仅为皮毛,于禅更觉得神妙莫测其玄机,总认为参禅是慧根上乘者之事,愚鲁如我者只可望而不可及。今读耕云先生《安祥禅》,使我改变了想法。耕云先生把禅说得亲切明白,原来禅就在我的生命之中,就在日常生活里,只要立志,人人都能参禅,人人都能从参禅中得到良好教益。

        安祥禅,初听起来很陌生,我读的佛教史论著中从未见过这样的提法。安祥禅的确是耕云先生的新创造,是前无古人、今无旁说的独家之论。可是它新而不奇,创而有根,使人一读之下,觉得禅意本应如此,以前是云遮雾罩,今经由耕云先生出来点破,便可豁然而悟,原来禅的真精神和禅的平民性就在“安祥”两字之中。安祥,这是平凡、日常的两个字,又是优雅、从容的话语,它存于人情,又直通佛心。佛教三法印之一曰涅槃寂静,涅槃境界的四德是常、乐、我、净。安祥即是心境的常态、乐态、我(大我)态和净态,得安祥者即入涅槃而成佛,故安祥乃是佛性的通俗表述,安祥禅乃是佛法精义之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 耕云先生说:“安祥是禅的生命,禅的正受”,“正受就是一种统一、调和的心灵状态”,“安祥禅主要的要求,是去除心垢,求心安无愧,教人做每件事都心安无愧。第二是要求人活在责任义务中”。按照涅槃的要求,心灵是统一的不是分裂的,才可以恒常,心安无愧才是真乐,生活在责任义务中则使人由小我走向大我,去垢除染才能清净,这就是禅所追求的幸福,也就是佛法所理解的真实生命。如此理解佛性,非常贴近现实生活,人人都能听得明白,也懂得修道如何起手。耕云先生说:“禅是生活的宗教”,他强调佛法在人间,佛性在人心,禅不是别的,就是你自己,参禅的目的在于认识自己,找回迷失的自己。我读耕云先生的书,仿佛是看一面镜子,能够清楚看出自己生命中的正受和不足;心态是否安祥,安祥程度是高是低,正可以检验自己生命的质量。禅不远人,人自远禅,当你心态安祥,你就接近了禅。

        安祥禅既是中华禅学精神的创造性发挥,又是医治现代社会病态的一剂良方佳药。现代社会是工具理性大泛滥的时代,价值理性被它所淹没。工具主宰了生命主体,一个是科技至上,一个是财富至能,二者俨然成为上帝,人们匍匐在工具的脚下,成了工具的奴隶,丧失了独立的人格。许多人的心灵由于价值目标的失落而变得空虚、破碎、躁动、痛苦、恐惧、彷徨,甚至变得罪恶、肮脏,这不啻是将自己放进地狱的刀山火海中煎熬,这是人的自我放逐,这样下去不会有光明。耕云先生指出,人类在真心失落以后出现了一系列现代病态,如“为形所役”、“与世浮沉”、“积业成障”、“逐相而迷”、“随想入阴”、“作茧自缚”、“瞒心昧己”,等等。像这样的精神状态,哪里有真正的幸福可言呢?我们可以看到,有些人身居高位,不思廉正,却以权谋私,转瞬之间,身败名裂,堕入深渊;有些人家产万贯又奢侈腐化,不是妻妾争夺,盗匪觊觎,便是声色犬马,伤身害生;有些人残忍成性,欺男霸女,成为社会害群之马,而千夫所指,法律所究,岂有逃遁?有些人工于心计,狡诈伪善,专以陷人为能事,到头来丑行曝光,以害己告终;有些人其非义之举、非理之贪暂时得逞,一时踌躇满志,但既有悖于法,有愧于人,必然受到良心责备,或者防人报复,惧怕法惩,故风声一紧便惶惶不安,其人生又有什么真正乐趣?有些人钱多了起来,却不知正当使用,一味追求感官刺激,似乎潇洒自在,但“解车休马,罢酒彻乐,而心忽然若有所丧,怅然若有所亡也,是何则?不以内乐外,而以外乐内,乐作而喜,曲终而悲,悲喜转而相生,精神乱营不得须臾平。”(《淮南子*原道训》)古人早就觉察到声色之乐不是真正的快乐和幸福,因为它没有内在的恒久的快乐和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 幸福是一种自我感受,真幸福的感受是安适、欢畅、坦荡、充实、平稳、圆融、明达、无愧、无惧、和谐、自在,而这些感受的综合态便是安祥。心态安祥的人是最幸福的人,因为他没有烦恼和忧虑,“不为形役,不为物牵,不为情囿”,庄子所说的“逍遥”,近代所倡的“自由”,差可与之相比,但“安祥”包含着责任义务,所以更高。人的生命价值不可简单用年岁来计算,就看有多少时间处在安祥之中。一入烦恼,身在地狱;片刻安祥,即升天堂;一生安祥,便是仙佛。

        安祥禅突出心理的调适,由此我想到,不仅是佛教,一切正常的宗教(不包括邪教),其主要价值正在于它的心理学价值,宗教可以看作是一种特殊的心理治疗医学,它给人治病,是通过观念和情感的修习来调整和改善人的心理状态,从而达到优化生命和规范社会行为的良性效果。至于它的信仰终极目标也许永远也实现不了;而关于宗教信仰的证伪实在是次要的事情。单纯从本体论和认识论上研究宗教而忽视心理学的视角,是很难真正了解宗教的。

        社会病态虽然很多,但毕竟多数人不能容忍金钱的横行、道德的丧失、残忍的增多、伪诈的风靡,而向往着和美、高尚、有序、太平的社会人生,这便是安祥禅得以生存和发展的社会基础。安祥禅可以改善人性、改良社会,是一种具有现实性的理想主义,所以它是有生命力的。

(《名人学者话安祥》)

 


版权所有: 安祥书院 anxiang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