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-> 安祥禅研究

  

/耕云先生

吾人倘不附和“五色令人目盲……”之偏激观点,而以金刚无住心,平等观一切法,则音乐于人生陶冶、安和之功,实未可忽视。

\

真正的音乐,乃大自然的语言——天籁,它透过人的心灵媒介,升华、结晶为真善美之不朽乐章,令闻者忘忧、忘俗,乃至忘我而使心灵与自然合一。孔子在齐听《韶》乐演奏,心灵契入定境,竟然“三月不知肉味”。吾人自不至怀疑圣如孔子会为音乐所缚,显然乃藉音乐之启导而进入“喜乐定”。他如宗门前贤闻钟声、鼓音乃至击竹声、盏子落地声而开悟者,更是大有人在。

音乐,不唯能启人性灵,陶冶性情,净化心灵;亦不唯能消人浮躁,扫除忧烦,振人意志,且哀伤乐章常能使人以热泪洗净内心创痕;悲壮乐章,常能使人热血澎湃,振袂而起,兴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之正义侠情;喜悦乐章,使人如沐春风,如承朝露,祥和弥漫,戾气全消;雄壮乐章,如一曲《马赛》,能使整个国家苏醒奋发。尤其近山邻寺,几声晨钟暮鼓,固然常予人以省发、惕励,而清净梵唱,更予人以庄严虔敬之感,使鄙意全消。

虽然音乐表现之方式、型态、风格非一,要皆有其生活、文化背景与感受的表达特质。若然,何以今日的中华子弟会偏爱所谓“热门音乐”,喜效“披头”装扮?则为笔者所百思而迄未解者。至若靡靡之音,则每为国族衰危之先兆。一曲《霓裳羽衣曲》,曾酝酿出安史之乱,而今郑声弥漫,似应警惕。

 


版权所有: 安祥书院 anxiang.org